安三岁呀

时光与你

守春花 二

叶修一矮身就从周泽楷怀里钻出来,拽着周泽楷一条袖子将他引进屋,江波涛还站在原地没有动,叶修也不管,只当省了两口茶水。

叶修这屋子不大,胜在光线很好。四处堆放除却生活用品,便是大大小小的戏服簪花。叶修带着周泽楷将床边未叠起的绣面被子往里头推了推,周泽楷挨着床边坐下,叶修就跑去桌边拿了个青花瓷杯给周泽楷倒了杯茶。

周泽楷接过茶杯抿了一口,只是些粗茶沫,他倒也不是那么挑剔的人。

“当年你自军校离开的莫名,我早当你一捧黄土了,没成想你还活着。还有个兵哥当跟班儿,日子过的美滋滋。”叶修挨着周泽楷坐下,甩掉鞋子在床上盘起腿,身子一动从枕头下摸出杆烟斗,叼在嘴里吞云吐雾:“一别经年,现在起码是个少将待遇了吧。”

叶...

守春花 一

日常前言

请不要贴合历史!请不要贴合历史!请不要贴合历史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因为历史上的这段时期受争议太大,舔个cp我也不希望爱周叶的小伙伴们谁看着心里不舒坦,阿黎跟我说过这个事儿,所以私设了很多东西,改掉了很多东西也砍掉了很多设定。考虑过要不要全文砍了不写了,但没有办法呀就是喜欢民国气。
前言就是这些,有哪里看着不舒服可以给我指出,虽然我不一定改……
嗯……
任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杭州近来天寒。

头一场雪未赶的上气节,仍是出着太阳的天,自然落不了乌漆砖瓦堆起不知多少年头的院墙,里头声浪一波更比一波高的“好”字。

大黑匣子

[周叶]情人节特别篇.魔法少年

我摔倒了,而全世界都欠我一个可以亲亲抱抱举高高的cp.哭泣.GIF

此篇脑洞魔法少女[X不是这样的]魔法少年周泽楷×再不敢装欧洲人的老叶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01.

人世由盛变衰。

游吟的诗人却总坐在树枝上朗诵着故事。

对于叶修这个东方男人,周泽楷只用神奇两个字来概括。

事实上他还是挺想换一个词的,但是无奈周泽楷的词汇量就摆在那里,不悲不喜,脑子里滴溜溜滚了一圈,最后还是没能找到一个更贴切的形容词。

这个梗来自于周泽楷第一次去东方外交。

那是魔法师交流协会的一群老头子的主意,说什么现代药品都能中西结合我们魔法也要跟上潮流啦。

周泽楷看着手机想...

[周叶]越人歌.上 肆

——深井水只得拥月圆的影,纵然知晓仍不愿醒。

周泽楷仍在忧伤着。大半月过去没有一点儿见好。反观叶家,其实到底也没周泽楷那么好。

三年前叶修刚回家那一会,叶老爷子也不知道是该生气,还是该心疼。简言之,叶修是在滨州碰巧被叶秋捡回来的。全身的伤,瞅的叶夫人心里直疼,哭了几日,每日里就坐在一边守着儿子,茶米不下。

说来叶修已然是叶家的禁忌。

十五岁那年,叶修出走之后,碰巧又赶上朝廷封爵,说到底叶修才是那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长子,叶老爷子又不敢往朝廷报,说叶家世子离家出走。万般无奈之下叶老爷子把眼光放向了同一张脸的叶秋,干脆手一挥替着叶修承袭了世子。

叶修也不傻,离家出走后,瞅着街边茶馆闲话里一...

[周叶]越人歌.上 叁

——想我在轿下看你披凤霞,却是痴人说梦啊。


两年后的十一月,周泽楷过了十九岁的生辰。


轮回恢复了往日的模样,山谷里重了大片大片的桃花。去年年节时洒在轮回山谷里的猩红,如今已经一点不见了。任谁都想不到,就是在两年又十个月以前,这里曾有个男人,一身红衣似火,举着一柄大伞的模样。


只是那之后,轮回似乎真的成了正经魔教。轮回新旧部在年节过后的二月,齐齐收到了指令,凡嘉世弟子,杀。


方明华不晓得该怎样去形容如今的周泽楷。没了十六岁时的模样,整个人阴沉的不像话。


哪怕是江波涛,也再看不出来周泽楷到底想了些什么。


周泽楷本人也是,重建了轮回之后便将屋子搬到了叶秋当年住过的...

[周叶]越人歌.上 贰

——纵使千般喜爱皆为真,不抵现实残忍。


日子过的极快,眨眨眼周泽楷便在嘉世住了一个多月。


十月中旬江波涛给周泽楷传了书,说是江湖最近有些忒不太平,当年暗搓搓找荒火和碎霜的一群人又不晓得在哪摸到了门道,轮回山谷的机关巧扩都快不能用了。


周泽楷寻思了半日,还是决定回一趟轮回主持局势。他找着叶秋的时候,叶秋没了往日的懒散,反而一张脸沉了又沉,揽着苏沐橙的肩膀,让苏沐橙即刻启程去趟烟雨楼,千万别回嘉世。


周泽楷瞅着苏沐橙好像不大放心的模样,一步三回头说让叶秋一定记得去接她。叶秋还是笑呵呵的应了。


周泽楷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刚打算开口叶秋便满脸沉色示意周泽楷住口。周泽楷便不说...

[周叶]越人歌.上 壹


啊这个是一个越人歌衍生脑洞。也是肾儿要看我就写了。

古风江湖,武林盟叶×魔教周。

做好准备这个估计一篇都有挺长。

上篇不算太虐,下篇不吃玻璃渣的姑娘们慎点。

何从暂时还没有想好,明天起床再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

江湖太大,缘分太小。

周泽楷不晓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武林盟的糟男人的。

若只是武林盟一平平小辈,周泽楷打着魔教行事不羁的名头掳回来强要了也就罢了,好死不死这人却是武林盟第一人,连着几年武林榜冠首,叶秋。

这人说来奇怪,刀枪棍棒什么劳什子放到他手里头,不消半月总能耍的有模有样,哪怕说是自...

给你们说一个何从正确打开方式。

——明明亲亲抱抱嘿嘿嘿就能解决的事你非要跟我拧巴,分手好玩伐?不好玩你倒是赶紧追我啊!!!

以上。是不是突然觉得一点玻璃渣都没了?这只是周叶日常调情...完事就是我作死太深。

报告完毕!请求组织i放过我。

tag随手,介意我就删

[周叶]何从/2

思念的炸弹在心里爆炸。总能有些不一样的化学反应。

周泽楷向来是个浅眠的人,却并不多梦。

和叶修分手七年,在梦里见到想了七年的叶修的次数却寥寥无几。

说来周泽楷自己都觉得有些吓人。可能是潜意识作怪,也可能是他并不太愿意面对“已经分手”的事实。

但是难得的,这夜周泽楷梦到了一些东西。

那还是第九赛季的事,叶修离开了嘉世,自己在兴欣组团准备杀回职业圈。

那时候微博有一个冰糖辣条的梗,周泽楷看着挺好玩的。毕竟装逼过后来两粒,红蓝buff查克拉这些都挺适合叶修的。

趁着周末任性跑去兴欣的周泽楷特意把图片整理了,自己动手在街边的冰糖葫芦小摊上倒腾了一串带给叶修。

他进门的时候叶修还在打boss...

[周叶]何从/1

算算叶修上一次和周泽楷坐在同一张桌子上,那大概已经是十五赛季的事情了。

十五赛季周泽楷退役,那一年冯主席不知道开了什么窍硬说要把世邀赛选手都召集起来,最后捞一笔。周泽楷算是一批人里最后一个退役的了。

本来叶修也就是听听笑笑,主要还是不太想看见周泽楷。但是没法子,黄少天聒噪天天吵着叶修,冯主席也不打算放过他,电话打到了叶家顶头上司,叶修他老爹那里,活生生是把叶修从B市捞到了S市。中间机票住宿一条龙服务特别到位,停都停不下来。

说来叶修不想看见周泽楷,这则是个更漫长的故事。简言之就是两个人从比赛场上混到了床上,最后周泽楷家的老爹不同意,所以两个人就那么和平分手了。

那会当初几个知情的怕叶修...

1 / 3

© 安三岁呀 | Powered by LOFTER